【百合短篇/虐】《深渊》

贺零:

随笔。
大概是抑郁症吧。
BE 慎入。
————————————————

那天沈净玲把我从家里扯出去逛街,说是要陪我补过生日。我当然欣然答应,一路上为她刷卡,就像她才是那个寿星一样。
晚上九点,我们从夜宵摊子出来,顺路回家。

公车上只有稀稀落落几个人,沈净玲拉着我坐到最后排。她刚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却又侧头:“才发现你喷了香水诶?这个味道好特别啊。”

“我也觉得,是大麻花味的。”我认同道,斟酌着要不要将话题引入香水,哪想她突然扑到我怀里,认真地嗅了嗅,片刻后抬头极诚恳地看着我的眼睛:“我觉得吧……你下次要不试试葱卷味儿?那个肯定好闻一些。”
我心下一颤,本能地抬手就要圈住她,她却起身得更快。
一阵遗憾,我赶忙放下手。我还没完全回过神来,便应道:“好。”

她笑笑,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报站打断了。我及时起身站到旁侧,好让她出来。她经过我,径直走到下车门前,她偏头看我一眼,门却刚好打开。
她只好匆匆下了车。

我坐回座位,隔着窗,看到她就站在车站前冲我挥手。
车开动了,我靠在座位上,把耳机塞进耳朵,后知后觉想起刚刚沈净玲的举动便止不住发笑。

切到聊天框,我刚想跟她解释大麻花指的是Cannabis Flower而不是那个可以吃的广东特产,却想起自己流量已经超额。于是我关屏,想着回家还能聊。
于是,我错过了最后一次联系她的机会。

得知她自杀的六天后,我便到她家帮忙整理遗物。
她的母亲递给我一个五寸长的密码盒,说是在她床头柜里拿到的,问我能否猜出密码。

也许是自嘲,我先试了试自己的生日。
——啪嗒。
应声而开。

里面是一本粉色封皮的笔记本。
我取了出来,没有打开,只恳求阿姨让自己把它带回去,语气异常冷静。
阿姨只是看着我,叹了口气。

我还是坐公车回的家,七天没打扫的房间已经累起了灰味。锁上房门,我靠在墙上慢慢翻开了她的笔记本。
意料之中,是本日记。

是从大三,我们刚认识的那个月开始写起的,零零碎碎,有时几个星期才写一篇,然而内容大多数,都关于我。
然而越往后看,文字越是压抑。沉重,无法逃离亦难以言说。
——“……又买刀了。”
——“……今天她没怎么理我……”
——“……想要针管。”

——“我往前走一步就能踏入深渊。”

我一页一页地翻过去,几乎是颤抖地发现,最后的几天,除了日期,便全是可怖的空白。

我几乎拿不动日记本,看着它掉到地上,恍惚间又匆忙回神捡起。沈净玲的东西,怎么能沾上灰呢。

最后是她被火化了。
我抱着那个小盒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虔诚地吻了盒盖。

生活是沈净玲的深渊,而沈净玲是我的深渊。
她逃开了,我一头栽入。

————————————
【日常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大概就是沈净玲对生活本来就没有希望了 然后自杀。】
【自己女神自杀了女主估计也不太好 所以可能也会心理出问题吧。】
【留白挺多的 大概是因为懒得写。】
【主角暗恋沈净玲啊 然后不知道沈净玲也挺喜欢她的 哪种喜欢自己理解咯。】
【沈净玲下公交车大概求救了很多次吧 最终还是放弃了。】

评论
热度 ( 9 )
  1. 叶纾贺零 转载了此文字

© 叶纾 | Powered by LOFTER